全面小康,一个都不能少——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的探索与实践·扶贫篇
发布时间:2017-08-25 来源:福建文明网

   

  2000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到挂钩帮扶点南平市政和县调研。(资料图片) 

  绝不让一个贫困群众掉队,确保到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让中国人民共同迈入全面小康社会。

  这是新世纪中国共产党人的宣言。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脱贫攻坚摆到治国理政突出位置,打响了一场脱贫攻坚战,迎来了历史性的跨越和巨变:

  短短4年,5564万中国人摆脱贫困,相当于一个欧洲大国的人口总数。未来3年,还将有4335万人脱贫,实现小康路上,一个不能少。

  从未忘却,始终如一。

  “40多年来,我先后在中国县、市、省、中央工作,扶贫始终是我工作的一个重要内容,我花的精力最多。”“25年前,我在中国福建省宁德地区工作,我记住了中国古人的一句话:‘善为国者,遇民如父母之爱子,兄之爱弟,闻其饥寒为之哀,见其劳苦为之悲。’至今,这句话依然在我心中。”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主旨演讲中的这些话,八闽百姓感同身受:

  在宁德,他将脱贫作为工作主线,致力于摆脱贫困;

  在福州,他奋力推动本区域脱贫致富工作,着力开展山海协作,结对帮扶贫困地区;

  在省委、省政府工作期间,他紧抓扶贫不松手,以“脱贫致富奔小康”统揽全省农村工作,全力推动“造福工程”、山海协作,关心老区、少数民族地区发展,亲自推动解决“茅草房”和“连家船”问题;将闽宁对口扶贫协作作为一项政治任务,筑起“闽宁一家亲”的坚固基石;

  到了中央以后,他依然挂念福建扶贫事业,多次作出重要批示……

  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在脱贫攻坚承上启下、全面突破的关键之年,八闽儿女回顾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17年半时间里的扶贫探索与实践,倍感温暖,倍增责任,信心迸发,力量迸发。

  一、不忘初心,情系扶贫——始终不渝的责任情怀 

  “只要我们把民众的疾苦了解到、处理好,‘去民之患,如除腹心之疾’,只要我们能真正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以百姓之心为心’,我们的周围就会吸引和凝聚起千百万大众。”

  ——习近平《摆脱贫困·干部的基本功》

  1988年,习近平从经济特区厦门调往全省经济排行最末的宁德,担任地委书记。

  经过深入的调查研究,习近平敏锐地提出,当时的闽东,老百姓连温饱都成问题,区情、区力根本不具备跨越式发展、大规模开发的条件,应当把以解决吃饭穿衣住房问题为主要内容的“摆脱贫困”作为工作主线,为下一步实现跨越发展打基础、创条件、蓄能量。闽东2年,他对“摆脱贫困”孜孜以求,一刻不放松。

  到了省会福州,习近平没有减少对脱贫工作的关注。1994年6月,他到郊区(现为晋安区)调研时指出,社会主义道路就是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平原地区发展了,不能忘记落后地区,不能出现“灯下黑”的问题。

  调任省委工作后,习近平分管农业、农村工作,并先后担任省委农村小康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省委农村脱贫致富奔小康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他先后用了50多天时间,走遍全省9个地(市),到42个不同类型的县(市、区)、60多个乡镇、80多个建制村和企业,召开了80多场干部群众座谈会,走访了一批农户,对各地农村小康建设情况进行调查研究。同时多次召开省直有关部门座谈会,走访农口各单位和其他有关单位,向省委提交了一份近万字的调研报告,对扎扎实实推进农村小康建设提出了指导性意见。

  他在调研报告中说,扶贫攻坚和奔小康,是实现共同富裕目标两个并行不悖、互相促进的任务。把扶贫攻坚纳入小康建设的一个重要目标,开创了前所未有的扶贫开发新局面。

  面对已经进入“倒计时”攻坚阶段的奔小康工作,1997年春,习近平先后到宁德南平三明等县区调研时要求:“各地要进一步发动群众,铁心拼搏。”“各级各部门要克服两种错误倾向,一是认为高不可攀;二是认为轻而易举。”

  1997年6月,他到闽清调研时指出:“各级干部要转变工作作风,真扶贫,扶真贫,实实在在地奔小康,千万不可弄虚作假、把好事办歪。”

  1997年底,福建提前三年完成“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任务,基本消除绝对贫困,扶贫开发和小康建设工作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习近平清醒地看到,大部分地方的小康只是初始阶段,刚跨入小康门坎,离宽裕型小康的跨度还很大。虽然基本清除了绝对贫困,但相对贫困还将长期存在。

  1999年6月,习近平到闽东老区基点村少数民族村调研时强调,各级领导决不能因为贫困户的比例小了,就降低扶贫攻坚力度;决不能因为农民纯收入“人均”数较高,就忽视了“人均”以下的贫困户、困难户;决不能因为基本实现小康目标,就可以松一口气。一定要继续贯彻农村工作主线,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面推进小康建设。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脱贫攻坚作为“十三五”期间头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来抓。从黄土高坡到雪域高原,从西北边陲到云贵山区,总书记的足迹几乎遍布了全国最贫困的地区。

  “决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地区、一个贫困群众。”誓言背后,是习总书记那份不变的大爱无疆、心系苍生的扶贫情结。

  “他在闽东全身心投入脱贫工作” 

  “亿万千百十,皆起于一。”习近平不到16岁就到陕北梁家河插队7年,中国农村的贫困面貌给他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梁家河经历让他立志改变贫困地区面貌,改善贫困群众生活。在闽东工作期间,他不但坚定了这一志向,而且付之系统的实践探索。

  时任宁德地区行署专员陈增光回忆——

  宁德那个时候是全国18个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之一,被人说成东部沿海“黄金断裂带”。

  习近平到任宁德不久,就带着我们几位地区领导,走遍了闽东9县,明确提出将脱贫作为闽东的一项重要工作,并全身心投入。后来,他将对宁德工作的总结,整理成书,书名就叫《摆脱贫困》。

  当时,干部群众早日脱贫致富的愿望非常强烈,希望一下子抱几个“金娃娃”,上些大项目,改变落后面貌,他却给我们“泼冷水”。

  在他看来,经济比较落后的地区,发展总要受历史条件、自然环境、地理因素等诸方面的制约,没有什么捷径可走,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发生巨变,只能是渐进的,由量变到质变的,滴水穿石般的变化。宁德需要的是从思想上淡化“贫困意识”,找准比较明确的脱贫手段,一步一个脚印地实干。

  这些思路,既贴合闽东实际,实事求是,使闽东人保持了清醒的头脑,又凝聚人心,振奋士气。它们不是凭空而来,靠的是习近平在基层的深入调研。

  而“异常艰苦、异常难忘”的下党之行,更是让习近平过了20多年还难以忘怀。2014年3月,他在河南兰考调研指导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时,仍然深情忆及当年在福建寿宁下党乡的调研往事。

  下党乡,被称为寿宁县的“西伯利亚”。1989年6月,时任乡党委书记杨奕周在参加宁德地委工作会议时,站起来“放炮”:对贫困地区,上级要关心,要扶贫。习近平当场跟他约定,一定要去下党一趟。

  不到一个月后的1989年7月19日,习近平就带领我们地直和寿宁县相关部门负责人30多人,去下党乡现场办公。

  杨奕周拿着柴刀走在前面,我们头戴草帽,脖上挂着毛巾,每个人拿个竹竿、木棍当手杖,跟在后面。大家顶着烈日,走上一段缓口气,汗水像泉水一样冒出来,衣服湿透了一次又一次,走了2个多小时山路,中午才到下党村。

  下党之行,让习近平记住了下党之苦:村民怕养大猪,都是深山,抬不出去;小贩们进山不敢挑液体货物,不少村民连酱油都没见过……

  第二天在寿宁县政府召开现场办公会,习近平当场拍板决定支持下党乡建设资金72万元。

  1989年7月26日和1996年8月7日,他又2次到下党,协调解决当地发展过程中的难题。

  习近平在宁德工作一年11个月,基本走遍了所有的乡镇。当时没有通路的4个特困乡,他去了3个。

  1990年4月,习近平调任福州市委书记,我们在基层交接,选择的地点是他的扶贫挂钩县福安和全区最边远最贫困的寿宁县。两天时间里,轻装简行,清茶一杯,便饭一餐,不搞迎来送往请客送礼,我们讨论最多的还是如何巩固脱贫成果。

  在宁德提出摆脱意识和思路的“贫困”,到中央提出“精准扶贫”战略构想,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与人大代表讨论时再度强调,当前脱贫工作有的需要下一番“绣花”功夫。满满的为民情怀,是习近平不变的初心。

  “他几乎跑遍了闽东的山山水水”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路子明确了,关键在于行动。正如《摆脱贫困·为官一场,造福一方》写道:“马克思说过:‘一步实际运动比一打纲领更重要。’我不主张多提口号,提倡行动至上……脚踏实地干出成效来。”

  时任《闽东日报》社总编辑王绍据回忆——

  没想到,这么多年后,习总书记还能一眼认出我来。

  2016年2月19日上午,习总书记在人民日报社人民网演播室,与福鼎市磻溪镇赤溪村村民视频连线,我们就这样再见面了。总书记对我说:“记得当年我们共同下乡的情况。”

  正是因为赤溪,我对习总书记的扶贫情怀有着更深刻的感受。

  1984年,我还只是福鼎县委报道组的一员,把赤溪村的贫穷落后写成一篇读者来信,《人民日报》头版给刊登出来了。后来《闽东报》(现为《闽东日报》)复刊,我担任总编辑。

  就像连线时习总书记说的那样,当时我们下乡还是比较深入的。那个时候,为了闽东及早摆脱贫困,习书记几乎跑遍了闽东的山山水水,真可以说是不辞劳苦、不遗余力。

  闽东路况差,大家挤在一部老爷车上,上下颠簸,有时下车后都直不起腰。车到不了的地方,就步行,走的是荆棘密布的乡间小道,暑天里走,雨天里走,走得汗流浃背,脚板起泡。

  尽管过程辛苦、任务繁重,但成效还是显著的。1990年,他离开闽东到福州赴任时,《人民日报》恰好有一篇报道:闽东脱离贫困线。他只用2年的时间,就让闽东基本摆脱了贫困,拥有了温饱。他以实际行动给全体干部与群众树立了最好的榜样,也由此获得了闽东人民的衷心爱戴。

  对扶贫,他是认定目标,身体力行,锲而不舍,矢志不移。

  我还记得1998年4月陪同当时已是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到霞浦调研连家船民搬迁的一幕。

  那时还没到夏天,但天气已经有点热了,我们进到一艘连家船上,船舱高一米左右,很局促。我是少数跟他上船的人之一,待了十几分钟就开始冒汗。习书记个子高大,他穿的长袖衬衫湿透了,还是耐心问完所有问题,那绝不是客套的寒暄。

  这种深入基层、持之以恒的作风,并没有因为他工作地点的变化和职务的升迁而变化。他当了总书记后,到湖南考察,有湘西十八洞村之行,他一贯是这样做的。也正是因此,他才能清楚基层情况,了解百姓心声,对摆脱贫困的路径,才能越来越清晰。

  “他说忘记老区苏区,就是忘本” 

  全省基本实现小康后,习近平一再强调要牢固树立扶贫开发长期作战的思想,着重解决剩余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特别是对发展仍然滞后的老区苏区,一定要动真情、生激情,实实在在为他们办点实事、好事。

  时任省老区办主任吴连田回忆——

  福建是著名老区。习近平经常跟我们讲:“忘记老区和苏区,就是忘本。”“饮水思源,勿忘老区。”“多到老区村走走。”

  他语重心长,更言行一致。他先后19次到闽西,看望老红军和军烈属,推动老区加快发展。

  1999年,在习近平的推动下,省委、省政府决定在2年内基本解决老区建制村的“五通” (通路、通饮用水、通电、通电话、通广播电视工程)问题,并且将其列为2000年省委和省政府15件为民办实事项目之一。

  那两年,全省投入“五通”建设的资金达4.6亿多元。其中,1999年投入3.48亿元,是有史以来“五通”建设资金投入最多、力度最强、规模最大的一年。

  到2000年底,全省近3000个老区建制村“五通”建设任务基本完成,其后2年又进行了完善提高。这项为民办实事的“德政工程”在老区人民心中树起丰碑。

  龙岩市新罗区东肖镇邓厝村村民,就是在习近平的关心下喝上了“放心水”。

  新罗区是原中央苏区,邓厝村是老一辈革命家、国务院原副总理邓子恢的家乡。由于种种原因,直到1999年底,村里还没有通自来水。当时村民只能从山上接山泉水,一下雨,水就变得浑浊,大家都盼着早点用上自来水。

  1999年11月27日,时任代省长习近平专程到邓厝村看望慰问革命烈属、“五老”人员,并询问村民有什么困难,大家就向他汇报了水的问题。他马上说:“老区当年为革命作出了很大牺牲,出了很多烈士,有困难我们党和政府要全力解决!”

  当时在村里,习近平就和龙岩市有关部门商量,拍板支持邓厝村30万元,包括通水10万元、小额贷款10万元、发展笋业4万元、硬化通往邓子恢故居的道路4万元等。

  第二年7月,邓厝全村300多户家家喝上了自来水。村里还打了一口机井,修了一座蓄水池,解决了农田灌溉等用水困难。

  习近平时刻把老区放在心上。2002年10月10日,从福建调任浙江的前一天晚上,他还特意邀请省老促会的许集美、黄扆禹、茅苓等3位老同志到他办公室座谈、话别,征求对老区工作的建议,可见他对老区的感情多么真挚、多么厚重。

  2014年11月来福建考察时,习近平总书记还特别牵挂着福建老区群众。

  他说:“福建山区多、老区多,当年苏区老区人民为了革命和新中国的成立不惜流血牺牲,今天这些地区有的还比较贫困,要通过领导联系、山海协作、对口帮扶,加快科学扶贫和精准扶贫,办好教育、就业、医疗、社会保障等民生实事,支持和帮助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尽快脱贫致富奔小康,决不能让一个苏区老区掉队。”

  作为一个“老区人”,总书记对老区的深厚感情,我铭记在心。

责任编辑:康金山

点击查看更多

主办单位:中共福建省委文明办
运行管理:福建文明网
E-mail:fujianwmf@126.com  Telephone number:059187079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