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创建
  • 评论
  • 文化
  • 影音
  • 资料
  • 地方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要闻
南平光泽:整治“婚丧喜庆大操大办” 树立文明新风
来源:福建文明网   发布时间:2018-10-31

  又到金秋十月,福建省光泽县人深感今年金秋收获比以往实在,仓里的粮兜里的钱,因为少去了“婚丧喜庆大操大办”的无奈开支而找回了丰收的喜悦。据不完全统计,截至十月中旬,全县710对新人结婚,650人去世,基本做到新办和简办,47302户城乡居民基本做到60岁以上生日少办,50岁以下生日和升学、乔迁、入伍等不办酒,户均减少人情往来开支近万元之多。

  “人情急似债,头顶锅来卖”。红白喜事、各类纪念酒、庆贺宴,这个千年传下来的大操大办、攀比的无奈陋习,光泽县是怎样遏制住的?

  困局怎么解?

  组织引领:变“众所盼”为“众所为”

  按老习俗,光泽人嫁女,头天要办“宴媒酒”,当日要办“待客酒”,次日要办“谢客酒”,请帖要在出嫁前的中秋节之前连礼金一起送到。可今年寨里镇西溪村伊春生的长女5月1日出嫁,上百家亲戚朋友都没收到请帖,竟没人责怪,反而很理解。

  请客送礼是“不请没面子,请了又无奈”的尴尬事。伊春生嫁女不请客咋没人见怪?“县里、镇里有文件,村里有规定,我们还签了《承诺书》。承诺了的事就要做到。”伊春生说,“我是党员,理应带这个头,所以之前就挨家挨户挂了电话,作了说明。有政策依据,大家就容易接受。”

  婚丧喜庆大操大办,表面看大家都乐此不疲,好像是“愿打愿挨”的民间事。往内里看却是每家每户都置身其中,既不堪重负又摆脱不了的无奈事。所以才有“人情急似债,头顶锅来卖”的形容。一位县委分管领导说:“群众的无奈事,就是党委、政府应管的事。”

  于是,光泽县把整治婚丧喜庆大操大办作为今年移风易俗工作的突破口,制定了《开展婚丧喜庆等专项整治工作方案》。根据该项工作“人人都说好,就是做第一个难”的困局,方案把突破口的突破点定在:各级党委、政府和基层组织的党员干部的带头作用上。

  有了政策遵循,有人带着突围,一家一户难做成的事便成了顺理成章的事。华桥乡官屯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官伦兴以本村为例:村秘书官先良带头,奶奶90岁不办酒,儿子考上博士生不办酒,孙子周岁不办酒,全村人都跟着婚事新办、丧事简办,生日和乔迁、升学、入伍不办酒了。

  简办怎么简?

  制度推进:变“橡皮尺”为“玻璃尺”

  女儿5月1日出嫁,儿子7月结婚,老婆10月50岁生日,年底儿媳生孙子。司前乡墩上村赤布村民小组的王家发家一年“四喜临门”,孙子满月、老婆生日可以不办,但女儿出嫁简办怎么简?儿子结婚新办怎么新?心里把握不准,便找到了村党支部书记毛水金。

  早春4月,整治“婚丧喜庆大操大办”才开始不久,各村虽有开会动员,修订《村规民约》、签订《承诺书》等,仍有不少尚未亲身经历过的人对“简办,少办”等在数量和情形上的界限拿不准。好在毛水金有正要张贴上户的《村规民约》在手:“嫁女控制在5桌以内,结婚控制在10桌以内呀。”有这两句话,王家发心里有底了。

  乡村要有人情味,但不能背人情债。要在传统礼俗与陈规陋习之间划出一条线来。新办怎么办、简办怎么简、少办怎么少、怎么叫不办等,县里有原则的界定,乡村结合实际作出桌数、餐数、礼金和所请对象等限定。县委文明办主任刘荣根说:“橡皮尺难量真长度,玻璃尺才既真实性又具约束力。”

  整治“婚丧喜庆等大操大办”系统而复杂,除提倡、允许、不准办明确到桌数、天数和“每对夫妻只能办一次结婚酒”、“一个家庭只能办一次乔迁酒”外,光泽县还建立了相关部门各司其责、互相配合的联动机制和鼓励基层创新服务形式,为群众新办、简办婚丧喜庆提供节俭、便利、健康、文明的服务。

  司前村以村民小组为单位,以姓氏祠堂和闲置校舍或集体仓库为平台,以“红白喜事理事会”为依托,一条龙为婚丧喜庆服务做法,很快在全县推广。自带餐具桌椅、食材和帮工为办酒家庭服务的“乡厨”今年也遍及城乡。

  应付怎么办?

  奖罚分明:变“软要求”为“硬必须”

  寨里镇太银村人均20多亩毛竹林,是个几乎无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的较富裕的建制村。全村人都在家里,“有来无往非礼也”,大小喜事必办酒,礼金也重,村人虽心里无奈却照常有喜照办、有请必去。可今年以来,太银村变了,变得婚丧喜庆都新办、简办、少办、不办了。村党支部书记吴礼才说:“因为好的有奖,违反的有罚。”

  在太银村部门口贴着一张大红榜,上面写着雷求花等34名未办生日酒人的名字。“万事开头难。头年只要不办喜庆酒的都奖500元。”吴礼才说,“违反的,分两层处理:普通村民批评教育,不评文明户,贫困户不慰问;是党员干部的,轻者由党支部纪检委员追责谈话,重者由镇纪委问责。”

  没有奖惩跟进的事很容易流于形式。尤其像“婚丧喜庆”这种自古以来形成,喊了几十年仍依然在办,且越办越滥、呈攀比之势的陋习,没个奖罚分明措施,是很难回归文明的。寨里镇党委书记揭水才说:“今年我县整治婚丧喜庆大操大办陋习能令行禁止,从试点到推开,都扎实推进,特别注重奖励和问责,遵规都得好处,违规者付出代价,正气才有成长的空间。”

  县委文明办把“婚丧喜庆等大操大办整治”纳入文明单位、文明村镇、文明行业、文明社区、文明校园、文明家庭等创建标准和考评体系。违反者,扣除其本人当年全部文明奖金,其分管领导和主管领导各扣当年50%文明奖金,一个单位出现了3次以上下降文明单位级别,5次以上取消文明单位参评资格。

  纪检监察机关则把党员和公职人员执行“婚丧喜庆新办、简办和少办、不办”纳入执纪问责范围,明确报备纪律,严格办酒情形、桌数、餐数,特别是办酒主人身份和吃酒人员与办酒人员的关系。截至10月中旬,全县已约谈违规办酒36人次,及时制止拟违规操办婚丧喜庆26起。

  “无奈”遇真功,文明成乡风。(光泽县委文明办)

责任编辑:康金山 
相关报道
文明要闻
八闽热评
热点图片
文件公示
主办单位:中共福建省委文明办
运行管理:福建文明网
E-mail:fujianwmf@126.com  Telephone number:059187079322